其他书刊
逾期付款违约金调减规则窥秘
发布时间:2016/5/4 19:21:12   阅读数: 11777

滞纳金?利息?罚款

调减规则

   逾期付款违约金是合同一方当事人迟延履行付款义务时依约应向对方支付的一定金钱或其他给付,合同中常见表述是滞纳金、利息或者罚款。实践中,大多数合同为有偿合同,多数约定了逾期付款违约责任,且大多约定的计算标准较高。于是,逾期付款违约金应不应调减、怎么调减,为当事人所关注。下面,小编对逾期付款违约金调减规则进行整理。



逾期付款违约金过高时可不可调减

 

   案例一:在一起房屋买卖居间纠纷案中,某中介公司促成李某与詹某的房屋买卖后,因李某未支付中介费21万元,要求李某按合同约定的“逾期未支付,按合同约定的每日1%”的标准支付违约金。李某认为,违约金过高,应当予以调减。中介公司认为,合同约定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不应调整。


   理论中,对于逾期付款违约金是否应当予以调整,意见并不一致。有认为不应当调整的,理由违约金约定是合同自由的表现。有认为应当调整的,理由是过分的合同自由,也许会使违约金条款异化成为一方压榨另一方的工具。但通说认为,应当允许违约金数额进行适当调整,因为合同自由非绝对自由,任由当事人随意订立数额较高的违约金条款,也许会使该约定成为一种赌博,鼓励当事人依靠不正当方式取得一定的利益和收入。考察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是普遍允许法院干预违约金条款。我国《合同法》第114 条第2 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可见,我国法律也采纳了相同的原则。在违约金过分高于实际损失的时候,当事人是可以请求调减的。


调减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规则与影响因素


实务常见调整结果及理由:


 


   从上表可见,裁判机构调减方式主要有二:一是按照一定原则确定违约金调减范围,再酌定具体标准;二是无固定计算原则和标准,据情况酌定。对于第一种调减方式,可以窥见其基本的思路:先紧扣实际损失(尤其重要的是利息损失),再综合考虑其他因素,根据公平合理原则展开。对于第二种调减方式,裁判者行使了较大的自由裁量权,较为灵活,小编在此暂不讨论。下面,就第一种方式的思路进行解读、整理。

逾期付款违约金调减的基本规则

    案例二:在一起钢材买卖案件中,买方未支付货款,买方要求按照未支付价款的30%(即66800元)支付违约金。裁判机构在认定损失时,除了考虑利息损失外,还综合考虑了拖欠款项期间钢材价格上涨的因素,最终认定约定的违约责任没有过高。

    根据《合同法》第114条第2款的规定,违约金的调减应以“实际损失为基础”。逾期付款违约金作为违约金的一种,是否对其进行调减,应当遵守上述规定。那么,实际损失确定与否,对违约金的调减有重要影响。如果实际损失能够确定,那违约金应首先以实际损失为基,再参考其他因素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浮动,例如,是否有市场价格变动,约定的违约金是否超过了损失的30%等。如果实际损失不能确定,则需要裁判者综合权衡多种因素后酌定一个合理的违约金数额或者违约金计算方法。而应当参考的因素可详见《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29条规定,人民法院调整减少违约金时,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

实际损失数额的确定

    承上所述,对于实际损失,一般来说,逾期付款损失主要表现为资金被占用的利息损失,但不以利息损失为限,若当事人有证据证明除利息损失之外还有其他损失的,例如为追讨欠款而支出的合理费用等,也属于赔偿的范围。实务中,利息损失,一般是当事人能提出、能证明、能确定的损失,而对于利息损失之外的损失,则往往因为证据问题难以证明,或者因为当事人的忽视没有提出来。由此,也出现了上图表中统计出来的裁判机构的裁判结果,即以利息损失作为实际损失,或者参考民间借贷、或者参考银行利率,进行上浮、下浮,最终确定数额。

违约金数额上浮空间的确定

    根据《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相关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一般不得超过损失的130%,说明高于损失130%的违约金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因此,逾期付款损失计算出来后,违约金首先应调整至法律保护的最高限额之内,然后再在这个范围内考虑是否存在其他考量因素,是否需要向下调整。这时候,从一般常理出发,则主要应考虑那些尽可能保护违约方利益的因素,比如守约方的过错、合同履行程度、违约方的履行能力等。

 



    逾期付款违约金是民商事纠纷中常见的问题之一,虽然审判实务中,裁判结果不一,但并非无章可循。裁判者一般对于调减违约金持循法而行的态度,然而,在不少案件中,违约方一般消极应对案件,或者缺席,或者不对违约金提出异议,以致于违约金明显过高的情况下仍被不打折扣地支持了。违约方违约固然应承担责任,但亦应尽量挽救,在公平原则内减少不必要损失。


欢迎大家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于广州仲裁委员会”(gzac_gziac)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