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书刊
【新法速递】贪污贿赂犯罪新司解的十大亮点
发布时间:2016/4/20 15:02:17   阅读数: 12308

    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诚然,国家的昌盛发展与政府的廉洁高效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反腐倡廉也一直是国家的一项重要任务,而对于腐败分子的定罪量刑则主要依靠我国刑法的规定。最高院最新颁布的《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对于决定贪污受贿罪定罪与量刑数额标准的确定无疑是当中最重要的问题。

 

1.明确贪污罪、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

    《刑法修正案(九)》取消了贪污罪、受贿罪的定罪量刑的数额标准,代之以“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以及“较重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情节”。而定罪数额也就是当中“数额较大”的数额。同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1997年刑法所确定的定罪量刑标准(5000元)已不适应这种发展变化,故《解释》对贪污罪、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作出规定,包括将两罪“数额较大”的一般标准确定为30000元,同时对其他档次的量刑标准也作出相应调整

    但并不意味着三万元以下的贪污、受贿行为就一概不作为犯罪处理,在具有其他较重情节的情况下,数额标准可以下探到10000元。这是考虑到完全以数额作为定罪量刑的标准是存在缺陷的,因为数额并不是评价犯罪的唯一标准,贪污受贿罪的危害性更多体现在权钱交易中对于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所造成的严重危害,因此,在贪污、受贿数额满1万元时,同时具有《解释》规定的情节的,同样应该追究刑事责任。


2.明确贪污罪、受贿罪死刑、死缓及终身监禁的适用原则

 

    《刑法》规定: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由于无期徒刑与死刑是两个不同刑种,《解释》明确了两者在适用上的标准:死刑立即执行只适用于犯罪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造成损失特别重大的贪污、受贿犯罪分子;而对于符合死刑立即执行条件但同时具有法定从宽等处罚情节,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刑法修正案(九)》新增了贪污罪、受贿罪判处死缓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的规定,它的设定有效填补了死刑立即执行与死缓两者在实际执行中的空挡,同时也是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很好体现。《解释》对于终身监禁具体适用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予以了明确:一是明确终身监禁适用的情形,即主要针对那些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过重,判处一般死缓又偏轻的重大贪污受贿罪犯,可以决定终身监禁;二是明确凡决定终身监禁的,在一、二审作出死缓裁判的同时应当一并作出终身监禁的决定,而不能等到死缓执行期间届满再视情而定,以此强调终身监禁一旦决定,不受执行期间服刑表现的影响。


3.界定贿赂犯罪对象“财物”的范围

    贿赂犯罪的本质在于权钱交易,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贿赂犯罪的对象均为“财物”,因此对于“财物”的界定显得尤为重要,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贿赂犯罪的手段渐趋技术化、隐蔽化。因此,《解释》对刑法规定的“财物”作出适度扩张解释,规定贿赂犯罪中的财物包括财产性利益,并进一步明确财产性利益包括可以折算为货币的物质利益和需要支付货币才能获得的其他利益两种。前者如低买高卖、合作投资、委托理财、房屋装修、债务免除等,其本质上是一种物质利益。后者如会员服务、旅游、收受干股,由于取得这种利益需要支付相应的货币对价,故在法律上也应当视同为财产性利益。


4.细化受贿犯罪中“为他人谋取利益”要件的情形

    《刑法》关于受贿犯罪的认定,“为他人谋取利益”是当中最重要的构成要件,但在司法实践的认定中,对于该要件的适用存在理解分歧。为适应惩治受贿犯罪的实践需要,同时消除对于“为他人谋取利益”要件的理解分歧,《解释》对受贿犯罪中“为他人谋取利益”要件的具体情形作出了规定。

   《解释》明确,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明知他人有具体请托事项,以及履职时未被请托但事后基于该履职事由收受他人财物等情形,都属于“为他人谋取利益”具体表现形式。据此,不论是否实际为他人谋取了利益,不论事前收受还是事后收受,均不影响受贿犯罪的认定。同时《解释》还对一些所谓的“感情投资”提出了明确的处理意见,即:国家工作人员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级关系的下属或者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人员的财物,价值三万元以上,可能影响职权行使的,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以受贿犯罪定罪处罚。其中,规定“价值三万元以上”的限定,主要基于区分违纪行为等的考虑。


5.明确行贿罪从宽处罚的适用条件

    针对实践中存在的“重打击受贿轻打击行贿”这一突出问题,为进一步加大对行贿罪的处罚力度,从源头上惩治和预防腐败犯罪,《刑法修正案(九)》对行贿罪从宽处罚的条件和幅度作了重要调整,对行贿罪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设定了更为严格的适用条件,明确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只有在“犯罪较轻的,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现的”三种情况下才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为便于司法机关正确掌握、严格适用,《解释》对“犯罪较轻”、“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以及“重大案件”等规定的具体理解作出了明确规定,明确只有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犯罪才属于较轻犯罪,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案件才属于重大案件。


6.明确多次受贿数额累计计算。

    《解释》从两方面对受贿犯罪数额的计算作出了规定。一是针对小额贿款的问题,明确多次受贿未经处理的,累计计算受贿数额。据此,受贿人多次收受小额贿款,虽每次均未达到《解释》规定的定罪标准,但多次累计后达到定罪标准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二是针对收受财物与谋利事项不对应的问题,明确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前后多次收受请托人财物,受请托之前收受财物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应当一并计入受贿数额。据此,对那些小额不断、多次收受的财物,符合条件的也应当一并追究刑事责任。

7.明确贪污、受贿犯罪故意的认定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着两类较为常见的贪污受贿情形。一是赃款赃物去向与贪污、受贿故意的认定关系问题;二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身边人”收钱行为的刑事定罪问题,《解释》对上述两个情形的犯罪故意的认定问题均作出规定。

    对于第一类情形,《解释》明确,只要是非法获取财物的贪污、受贿行为,不管事后赃款赃物的去向如何,即便用于公务支出或者社会捐赠,也不影响贪污、受贿罪的认定,以此堵住贪污、受贿犯罪分子试图逃避刑事追究的后门。

    对于第二类情形,本着主客观相一致的定罪原则,该行为能否认定国家工作人员构成受贿犯罪,关键看其对收钱一事是否知情及知情后的态度。为此,《解释》明确,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国家工作人员知道后未退还或者上交的,应当认定国家工作人员具有受贿故意。对于这里的“特定关系人”,指的是“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


8.明确受贿犯罪同时构成渎职犯罪的实行数罪并罚

    受贿犯罪当中,受贿人往往在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时存在渎职行为。在受贿行为和渎职行为均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是择一重罪处罚还是实行数罪并罚,认识上长期存在分歧,实践中做法不一。为依法从严惩治此类犯罪行为,《解释》明确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同时构成受贿罪和刑法分则第三章第三节、第九章规定的渎职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规定外,以受贿罪和渎职犯罪数罪并罚。


9.强化赃款赃物的追缴

    《刑法》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为有效剥夺贪污贿赂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尽可能挽回经济损失,《解释》强调,贪污贿赂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尚未追缴到案或者尚未足额退赔的违法所得,应当继续追缴或者责令退赔。据此,追缴赃款赃物不设时限,坚持一追到底的原则,避免出现以惩罚执行替代经济惩处的现象,防止“因罪致富”等不正常情况的出现。

    关于追逃问题。追逃、追赃是深入开展反腐败工作的重要内容,从查办案件来说,两者是紧密相连的。我们党和国家高度重视追逃追赃,强调“决不能让腐败分子在经济上占便宜”“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由于《解释》规定的是实体问题,而“追逃”主要是程序问题,故《解释》仅一处涉及追逃,即第十四条第三款第四项将“主动交待行贿事实,对于重大案件的追逃、追赃有重要作用的”明确为“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


10.明确罚金刑的判罚标准

    贪污罪、受贿罪和相关行贿犯罪增加罚金刑,除了体现了自由刑与财产刑并重的立法精神以外,还主要基于三点考虑:一是体现罚金的惩罚性。贪污贿赂犯罪属于经济犯罪,对贪利型犯罪有效利用罚金刑的惩罚性可以起到比执行自由刑更好的行刑效果,不能让犯罪分子在经济上占便宜。二是确保罚金刑适用的统一性、规范性。由于刑法条文仅规定判处罚金,没有具体适用标准,实践中可能出现各地裁判不一,量刑差距过大。统一规定罚金刑的裁量标准,有利于合理控制自由裁量刑罚幅度,起到规范量刑的作用。三是避免空判,确保罚金刑适用的严肃性。实践中,有的案件忽视了执行的可行性,判决中出现“天价罚金”,但实际无法执行的现象。

    《解释》第十九条 对贪污罪、受贿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应当并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金;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二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五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对刑法规定并处罚金的其他贪污贿赂犯罪,应当在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判处罚金。
    总的来说,《解释》综合考虑罪行轻重和可操作性,根据贪污罪、受贿罪法定刑设置,明确了相应罚金刑的适用标准,从而避免罚金刑虚置、空判或者执行不到位。

(部分内容参考自《解释》发布会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