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新闻
借贷双方将前期借款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复利应当如何认定?
发布时间:2017/11/17 14:41:41   阅读数: 239

复利,又叫“利滚利”,俗称“驴打滚”,是指在民间借贷关系中,出借人将借款人到期应付而未付的利息计入本金再计算利息。目前,我国尚没有法律专门对复利问题进行规定,关于复利的规定仅处于中国人民银行的规章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层面。

最高院有关复利的司法解释主要有三个:1988年颁布的《民法通则意见》第125条,该条完全否定了民间借贷中复利的合法性;1991年颁布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七条,该条明确出借人不得将利息计入本金谋取高利,人民法院对于不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的利息予以保护,而超过部分不予保护;2015年8月6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二十八条进行了更为详细的规定。▼

第二十八条 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当事人主张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按前款计算,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超过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当事人约定复利的形式往往形式多样,但究其实质都是将前期利息计入后期本金,以下先对重新出具债权凭证的情形进行探讨。复利的计算依赖于本金的数额,因此要对复利进行准确计算,首先应对后期借款本金金额进行认定。

后期借款本金金额的认定

如果借贷双方已将前期利息计入后期本金在债权凭证上予以记载,则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尽量以债权凭证上记载的金额作为后期本金数额,但因为该金额中包括前期利息,故前期利率不应超过年利率24%,如果未超过该上限,则前期利息可以直接计入后期本金,即可以认定债权凭证上载明的本金金额作为后期借款本金金额。但如果超出了该上限,则超过部分不受司法保护。


后期借款本息的限度

对后期本金金额认定后,即可按照约定的利率予以计息。但是在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同时,为防止民间借贷利率畸高,《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二十八条对后期的本息和设置了一个上限,就是以最初的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包括前期和后期在内的整个借款期间的本息和。超过这个数额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因为在实践中,即使约定的后期年利率没有超过24%,后期的本息和仍然可能会超过上限,设置的本息和上限标准是以最初的借款本金为计算基数,但并不等于说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无实际意义。在约定的利率远低于年利率24%时,复利的效果就较明显,如A向B出借100万元,约定年利率为10%,借款期限为1年,1年后双方重新出具借条,约定出借110万元,年利率和借款期限未变。按照上述分析,借条上记载的110万元可以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后期借款利息则为11万元(110万元×10%),期末本息和为121万元,未超过设置的上限标准即148万元(100×24%×2+100),可予以保护,故复利的设置一定程度上可以促使债务人及时偿还债务。



连续多次重新出具新的债权凭证的情形下复利的认定

在重新出具一次债权凭证的情形下,复利的计算和认定尚且比较容易,但实践中双方当事人往往多次重新出具债权凭证,相当于出现多期借款,这就需要分两步计算: 第一步先按照规定的标准逐步认定各期本金,最终计算出最后一期的本息之和,第二步就是判断最后一期的本息之和有无超过上限,即以最初的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和最初的本金之和。超过上限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保护。

偿还部分款项后重新出具债权凭证的情形下复利的认定

在债务人偿还部分款项后,双方又重新出具债权凭证的情形下,本息和上限的认定问题主要有三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如果债务人已经偿还部分款项,致使后期借款本金小于最初借款本金,则不再适用本条第二款规定,只要双方当事人约定的年利率不高于24%,则其请求的利息数额就可以支持。第二种观点认为,如果债务人已经偿还部分款项,致使后期借款本金小于最初借款本金,仍应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计算出一个本息和上限,债权人请求的数额与债务人已经偿还的数额之和不应超过此上限,也即此本息和上限减去债务人已经偿还的部分,即为债权人的请求可以得到支持的部分。第三种观点认为,《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28条的规定属于原则性规定,如果债务人已经偿还部分款项,致使后期借款本金小于最初借款本金,则该条第二款规定的本息和上限的计算应以小于最初借款本金的那一期借款本金作为计算基数,以之后的期间作为借款期间来计算本息和上限。小编较为赞同第三种观点,因为第一种观点只体现了对计算复利的认可,但反映不出对复利计算的特别规制,第二种观点忽视了债务人的还款行为对其利益的直接影响,尤其是在债务人已经偿还了大部分款项的情形下,这种计算方式实际也没有“上限”的规制作用。而第三种观点更为接近该条的起草的本意,也体现了债务人的 还款对其利益的直接影响,并促使债务人及时还款。

关于将前期借款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情形下复利的计算和认定在实践中有可能会更为复杂,因此还需要在具体的案例中参考《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进行具体分析。

(文章内容参考《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第63辑》)

                                                       


欢迎大家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于广州仲裁委员会”(gzac_gziac)微信平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