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新闻
第三人代为履行后,能否再以不当得利要求返还?
发布时间:2017/11/10 16:38:08   阅读数: 248

      由第三人履行的合同是一种典型的涉他合同,是对合同相对性的适当突破。该合同的特点是一般是由缔约当事人之外的第三人履行给付义务,而给付义务不履行的后果则由缔约一方承担。那么,在第三人代缔约一方履行合同义务后,发现其代偿的目的没有实现,可否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缔约一方返还代偿款呢?
案例
       A向B企业出借资金2200万元,至法院依法受理B企业破产重整申请时,B企业尚有近9000万元未偿还;某银行将对B企业享有的债权和抵押权等资产包打包转让给C资产公司。A为了尽快收回借款,便向准备出资购买资产包的D等人提出由其代B企业向A偿还欠款,由A出面与C资产公司交涉,让D等人取得资产包的优先购买权并将价格压得最低。D等人为了以最低价格购买资产包,在没有签订任何书面协议的情况下代B企业将上述欠款偿还给A,B企业并未要求D等人代偿。但D等人代B企业偿还2200万元之后,A最终未能促成D等人以最低价格购买到资产包。D等人的给付目的落空后,多次要求A退款而被拒绝。于是D等人以不当得利纠纷为由诉至法院要求其返还2200万元。?

上述案例中D等人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一种观点认为:是一种附生效条件的债务代偿行为。主要理由在于:上述案例中A促成D等人以最低价格购买资产包与D等人代B企业向A偿还欠款是互为条件的,即D等人代B偿还欠款的目的是为了以最低价格购买资产包,并且如果D等人不代某企业偿还欠款,A就不会去与C资产公司交涉,促成D等人以最低价格购买到资产包。以最低价格购买到资产包的目的实际上是D等人代偿行为的生效条件。故应当适用民法通则第六十二条(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如果他们未能以最低价格购买到资产包,他们的代偿行为就不生效,A就应退款。

      另一种观点认为:是一种附生效条件的居间合同关系,因为A承诺促成D等人以最低价格购买到资产包,实际上是在承诺为D等人提供一种居间服务,其行为带有居间色彩,故认定为将D等人的行为认定为间接向A支付居间报酬的行为。

      小编较赞同第一种观点,因为D等人给付的代偿款并不是给A的酬金,而是代B企业向A偿还借款,并且双方并没有明确居间的权利与义务。因此,双方的行为所形成的法律关系不宜认定为居间合同关系,而应认定D等人的行为是一种附生效条件的债务代偿行为。

第三人代偿VS债务承担
      第三人代偿又称为第三人代为履行,第三人代为履行和债务承担都是涉及第三人的债务关系,但又有明显不同:
1
      第三人的法律地位不同。代为履行的第三人只是合同的履行主体,并非合同当事人,因此其不必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在债务承担中,第三人往往取代缔约一方成为新的债务人或者并存的债务人。
2
      生效条件不同。第三人代为履行的形式主要有四种:债权人与债务人约定由第三人履行并告知第三人;债务人与第三人约定由第三人履行;债权人与第三人约定由第三人履行;第三人单方表示履行。因此第三人代偿的生效并不以债权人同意为条件,在多数情形下甚至都不需要债权人的参与,而债务履行必须经债权人同意。
3
      承担的责任不同。根据《合同法》第65条,当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应由债务人自己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而在债务承担中,特别是免责的债务承担,第三人直接取代原债务人成为新的债务人,若第三人不履行债务,则要直接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或赔偿责任。

D等人是否可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A返还代偿款?

      不当得利包括四个构成要件:一方获得利益;他方收到损失;获得利益和受到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没有合法根据。因此,要判断D等人是否可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A返还代偿款的关键要看其行为是否构成不当得利。??

      小编认为A拒不退还D等人的代偿款构成“因目的不达的给付”产生的不当得利。A未促成D等人以最低价格购买到资产包,最终使他们的给付目的落空,就应当及时退还代偿款。而A拒不及时退款的情况下,其收回B企业的欠款而挽回了经济损失,A无疑是获益者。且D等人因为A的行为未得到任何回报,也不可能从已进入破产程序的某企业得到回报,并且他们的损失因A一直拒不退款而不断扩大,再加上B企业的欠款与D等人毫无关系,A对他们不享有任何合法债权。因此,A不退还D等人的代偿款没有任何合法根据。故上述事实符合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所规定的不当得利的特征,D等人完全可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A返还代偿款2200万元。

相关新闻!